• 习近平时间携手共建生态良好的地球美好家园 2019-10-22
  • 光明日报:救命药岂能一降价就断货 2019-10-12
  • 晋中彩民喜中大乐透头奖787万元 2019-10-12
  • 《那些有伤的读书人》 2019-09-19
  • 回复@老老保老张工:这不是歪想也,谁敢保证你害羞的时候没有任务?你不上报别人怎么计划? 2019-09-13
  • 欧美同学会首届数字经济与人工智能大会5月在成都召开 2019-08-18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8-17
  • 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 2019-08-14
  • “80后”吐槽:二孩满月还要随份子 两年随了两万多 2019-08-14
  • 实拍世界最大消防飞机“超级水箱” 由波音747改装而成 2019-08-08
  • 余文乐太太晒孕肚写真 夫妻携手出镜幸福感满满 2019-08-08
  • 首席大检察官首次列席最高法审委会 讨论了两起重大抗诉案件 2019-08-02
  • 鄱阳湖上的江豚“保镖” 2019-06-25
  • 带着任务登台的人,他们提供的数据是成问题的。例如那位林毅夫。对这类人,要睁大眼睛,保持高度警惕。 2019-06-25
  • 重大风向标!习近平激励广大干部撸起袖子加油干! 2019-06-21
  • 燕赵风采20选5走势图 > 玄幻小说 > 求魔问道 > 第二百九十五章 生死之间
      一脚踏出,剧痛突然袭来。就好像由云端一脚踏入了地狱,落进刀山火海,落进油锅熔炉。

      仿佛有无数的细针穿过经脉,把身体扎得千疮百孔。

      一双眼睛顿时变得血红一片,刚刚跪地那一下,直接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。

      诗蝶因为巨大的声响连忙回头,一眼就看出了叶凌宇的异样。

      “这是……咒痕!”诗蝶已经从梦雪那里听说了咒痕的事,知道这是股什么力量。也知道这股力量袭来时候会带来多大的痛苦。

      咒痕每天会有半个时辰发作的时间,往往中了咒痕的人都不是死于咒痕的侵蚀之力下,而是忍受不了剧痛而选择自尽,让人无法抗衡的痛楚,也许比起承受它,死了还能更痛快一些。

      “呃啊”

      一声震天吼叫响破天际,像是厉鬼在地狱中嘶嚎。

      “公子!公子你怎么样了,你不要吓我?!笔吹揭读栌钌肀?,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一粒丹药塞进叶凌宇嘴里。

      在听闻叶凌宇中了咒痕以后,她就结合自己的医术和炼丹术炼制了这种丹药,多少能够帮叶凌宇缓解些痛苦。

      丹药入口,叶凌宇猩红的眼睛恢复了一些神色。跌跌撞撞地站起来,接过玉瓶的同时一把将诗蝶推出了房间。

      “出去!”他喉咙里滚动着声音,像是在低吼。

      “公子!”

      “别管我,出去?!彼淙荒芑航馔闯?,但并不能彻底压制咒痕,那种疼痛的感觉依然像有东西在啃食自己的血肉。

      鲁莽地将诗蝶推出屋外,反手插上了门销,刚刚恢复了些许清明的双眼再次变得赤红一片。

      “呃啊啊啊啊啊……”

      屋子里传出鬼哭狼嚎般的喊叫声。

      屋外,诗蝶奋力敲门,但是屋里一点回应都没有。

      幽兰悬浮在屋外不远处,看见叶凌宇咒痕发作,不屑地冷哼一声。

      本来是想来出昨天的那口恶气的,但咒痕发作了,倒也省了她的工夫,这小贼是自作自受,死了也活该。

      诗蝶敲了半天门没有反应,连忙向幽兰投来目光。

      “幽兰门主,请你帮帮公子,公子他……”手机端 一秒記住『笔\趣\阁→m.\B\iq\u\g\eTv.C\o\m』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      “要我帮他?”幽兰冷喝一声打断了她,“我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,你让我帮他?想都别想?!?br>
      “门主,不是的,公子昨天不是有意的?!泵嫔孤遣话?,苦苦哀求,“门主,公子他也通过了御兽门的考核,他也算是御兽门的人,求您看在他是御兽门的弟子的份上,求您帮帮他?!?br>
      除了诗蝶的丹药能帮叶凌宇缓解痛苦,他们这些人当中,也只有实力最强的幽兰能压制叶凌宇体内的咒痕。

      “御兽门的弟子?开什么玩笑,我还没开口,谁敢收他为御兽门的弟子?!庇睦既缁愕拿寄恐新冻鲆荒ㄑ岫?。

      旁人进入御兽门她不会在意,但是此子进入御兽门,那是想都别想。就凭他昨晚上对自己的大胆之举,幽兰不亲手取他性命就已经是在积德行善了。

      “啊啊啊啊,啊啊啊”

      “啊啊啊,呃啊啊啊啊啊”

      那紧闭的房门当中传出骇人的喊叫声,那声音仿佛里面的人正经受着天底下最残酷的酷刑。各种瓷器碎裂和木头崩断的声音在屋内响起。好像有人在屋里进行着一场生死恶战。

      梦雪等人也接连赶了过来,但对叶凌宇的情况根本束手无策。

      “幽兰门主,请你帮帮公子吧,公子他一个人承受不了的?!?br>
      “师尊,我也求求你,帮帮叶少侠吧?!崩对乱苍谂员呃庞睦嫉氖直?。

      如果是旁人求情,幽兰说什么也不会动容。但是蓝月不同,那是御兽门的核心弟子,而眼下的诗蝶和梦雪的事她也听说了,知道她们此行都是要加入御兽门的。

      诗蝶和梦雪的资质自然是不用说,年纪比蓝月还小一些,修为却已经远远超过蓝月,若是她们两人加入御兽门,对御兽门来说大有裨益。

      “师尊,你就帮帮叶少侠吧。您应该是为了昨天的事而在生气吧,但若是叶少侠承受不了痛楚自寻短见,那您要找谁去出这口恶气?”

      这委实说是把叶凌宇变相给卖了,但咒痕的痛苦面前,蓝月也只能想到这一个劝说的办法。

      幽兰之前一直冷着脸,丝毫不不以为意,但是听到这句话后,黛眉还是微微皱了皱。

      确实,那小贼的所作所为,必须亲手给他点教训不可,若是真让他这么死了,反而便宜了他。

      这么想着,从空中徐徐落下,冷冷地哼了一声,走到门边,正准备推门而入,突然愣住了。

      她的神识一直锁定在屋里,之前她能感觉到叶凌宇在屋里痛得打滚,可是此刻她却突兀地发现叶凌宇居然在地上盘膝坐了起来。

      屋内那凄惨的喊叫声也一时间停了。

      “哼,不自量力?!?br>
      旁人也许不知道叶凌宇的情况,但她再清楚不过了。叶凌宇虽然停止了喊叫,但浑身却在颤抖,他那个样子,毫无疑问是在强忍。

      这小子,简直自以为是。咒痕的力量何其可怖,那也是他可以强忍得了的吗?曾经中过咒痕的人无数,实力远比他高的也有,可是谁能够忍受咒痕之力?

      咒痕之力岂是凭借意志力能够强忍下来的。

      而事实上,也正如她说感应的,叶凌宇确实是在强忍。

      对于咒痕,他没有一点解决办法。能够想到的,唯有强忍而已。在服下一颗诗蝶炼制的丹药后,他就盘膝而坐。一颗丹药最多只能维持不到十息的效果,效果过后,他只能咬牙强撑。

      那种蚀骨钻心之痛,好似连灵魂都能撕碎。盘膝不过半盏茶的时间,他就已经开始忍受不住。

      嘴巴渐渐张开,声音也渐渐不受控制,喉结抽动,凄厉的喊叫声像是由心底的最深处发出。

      “呃啊啊,啊啊啊啊啊”

      幽兰嫩如葱尖的手指点在门上,脸上浮现一抹笑意:“哼,就这点能耐还想强撑,自讨苦处?!?br>
      刚打算推门而出,突然又愣住了。

      因为在她的感应中,叶凌宇再次取出一颗丹药塞进嘴里,然后又恢复了盘膝的动作。

      这次,就连幽兰的脸色也有些微变。

      那小子难不成还在强忍?

      咒痕究竟会带来多少痛苦幽兰虽然没有亲身体会,但她多少能从以前身中咒痕的那些人身上看得出来。要想把这种痛楚忍受下来,究竟需要多强的意志?

      幽兰缓缓收回手,静静地立在门边,眉头一直紧皱着,死死盯着屋门。

      又一颗丹药的药效散去,叶凌宇在没有丹药辅助的情况下又强行苦撑了一盏茶的时间,比上次时间足足长出一倍。

      直到一盏茶后,再也忍受不住,又往嘴里塞了一颗丹药。

      “主上,你千万要挺住??!”小黑在旁边叫嚷。

      咒术的事他比旁人更清楚,它也知道这种力量能给人带来多强烈的痛苦。

      巫族的咒术能够给人带来的不光是**上的疼痛,更多的是来自灵魂上的痛楚。对于旁人而言,根本就是难以忍耐的??墒堑笨醇读栌羁喑诺氖焙?,小黑还是不禁动容。

      能够忍受咒痕的侵蚀,足以证明叶凌宇意志的强大。以前它仅仅是因为天道魔君在它灵魂上种下的印迹而追随叶凌宇,可是随着对叶凌宇不断深入的了解,它逐渐发觉,继承了天道魔君意志的叶凌宇,也许真的有常人难以企及的一面。

      “老主人,你是补天算命看到了他的存在,才会将自己的一切都传承下来的吗?也许……主上他真的会有一天带领我们魔族重创辉煌?!彼靡读栌钗薹ㄌ纳粼谛牡子朴颇钸?。

      屋子里的惨叫声时不时地响起,幽兰一直静静站在门口,刚开始还想推门而入,可后来就一直这么呆站着。

      叶凌宇中了咒痕才过了一天,这是他第二次承受咒痕带来的痛苦,可是这一次,他却偏偏以自己的意志强撑了这么久。

      如果幽兰之前对他是百般厌恶,那现在,多少还是能够看到他身上的可取之处。

      “哼?!彼淅湟缓?,转过身去然后凌空而起。

      “师尊!”蓝月在旁边叫道。

      幽兰连头都不回:“半个时辰已过,你们要进去就自己进去?!?br>
      听她这么说,周围的人连忙推门而入。

      当进入屋内,看见的依然是一片狼藉。

      地上破碎的茶壶水杯,那些粉碎的板凳座椅。这些无不是说明刚刚在这里面经历了一场生死之战。

      此刻叶凌宇盘膝坐在地上,浑身都被汗水打湿了,在他所坐的地面,同样也是浇湿一片。

      他整个人就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,头发,眉毛都在滴着汗水。嘴皮已经干裂,双眼也紧闭着,整个人已经气若游丝。

      “公子!”诗蝶连忙冲上来,给叶凌宇服下几颗恢复用的丹药。

      丹药的效果立马见效,叶凌宇的气息慢慢平缓下来,紧绷的身体也慢慢松弛。就如同刚刚经历了恶战一般,浑身渐渐无力,缓缓向后栽倒。

      梦雪在后面扶住他,一股灵力涌进他的身体探查情况,发现并没有大碍。

      “不用看了,他只是脱力而已?!庇睦急涞纳舸油饷娲?,“蓝月,给我带上他,所有人随我回宗门!”
  • 习近平时间携手共建生态良好的地球美好家园 2019-10-22
  • 光明日报:救命药岂能一降价就断货 2019-10-12
  • 晋中彩民喜中大乐透头奖787万元 2019-10-12
  • 《那些有伤的读书人》 2019-09-19
  • 回复@老老保老张工:这不是歪想也,谁敢保证你害羞的时候没有任务?你不上报别人怎么计划? 2019-09-13
  • 欧美同学会首届数字经济与人工智能大会5月在成都召开 2019-08-18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8-17
  • 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 2019-08-14
  • “80后”吐槽:二孩满月还要随份子 两年随了两万多 2019-08-14
  • 实拍世界最大消防飞机“超级水箱” 由波音747改装而成 2019-08-08
  • 余文乐太太晒孕肚写真 夫妻携手出镜幸福感满满 2019-08-08
  • 首席大检察官首次列席最高法审委会 讨论了两起重大抗诉案件 2019-08-02
  • 鄱阳湖上的江豚“保镖” 2019-06-25
  • 带着任务登台的人,他们提供的数据是成问题的。例如那位林毅夫。对这类人,要睁大眼睛,保持高度警惕。 2019-06-25
  • 重大风向标!习近平激励广大干部撸起袖子加油干! 2019-06-21
  • 河北十一选五官方 羽毛球技术 葡萄牙跟摩洛哥比分预测 1997论坛平特一肖 吉林快三测大小单双 河南福彩快三玩法介绍 怎么斗牛牛 棒球比赛直播哪里有 冰上曲棍球比分直播 易游与快乐 40张牌28杠生死门公式 娱乐专用电子骰盅骰宝 捕鱼大师ios苹果版 重庆时时彩开奖延迟了 足彩胜负彩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