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习近平时间携手共建生态良好的地球美好家园 2019-10-22
  • 光明日报:救命药岂能一降价就断货 2019-10-12
  • 晋中彩民喜中大乐透头奖787万元 2019-10-12
  • 《那些有伤的读书人》 2019-09-19
  • 回复@老老保老张工:这不是歪想也,谁敢保证你害羞的时候没有任务?你不上报别人怎么计划? 2019-09-13
  • 欧美同学会首届数字经济与人工智能大会5月在成都召开 2019-08-18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8-17
  • 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 2019-08-14
  • “80后”吐槽:二孩满月还要随份子 两年随了两万多 2019-08-14
  • 实拍世界最大消防飞机“超级水箱” 由波音747改装而成 2019-08-08
  • 余文乐太太晒孕肚写真 夫妻携手出镜幸福感满满 2019-08-08
  • 首席大检察官首次列席最高法审委会 讨论了两起重大抗诉案件 2019-08-02
  • 鄱阳湖上的江豚“保镖” 2019-06-25
  • 带着任务登台的人,他们提供的数据是成问题的。例如那位林毅夫。对这类人,要睁大眼睛,保持高度警惕。 2019-06-25
  • 重大风向标!习近平激励广大干部撸起袖子加油干! 2019-06-21
  • 燕赵风采20选5走势图 > 玄幻小说 > 求魔问道 > 第一百一十一章 残图的来历
      拍卖顺利地结束了,虽然在途中有狂百雄特意刁难,但就结局来说,算是有惊无险,被狂百雄坑掉的灵晶,也都从他身上加倍讨了回来。

      叶凌宇从钱山等人手上接过商品和灵晶过后,就回到包厢叫上了诗蝶等人,大家一起打道回府。

      收到霜霞草的诗蝶自然是兴奋异常,对炼丹情有独钟的她,一株珍贵的药材,抵得过千百万的灵晶,一路上抱着玉匣就没松开过。

      妹妹的心情好了,诗燕心情自然而然也就好了,至少在看叶凌宇的时候也不像以前那么讨厌了。以前看叶凌宇,在她看来,是好色之徒,畜生不如,而如今看起来……勉强还长了个人样。

      众人在司徒府中分别,诗燕诗蝶两姐妹回自己的住处,而叶凌宇和墨非则是回自己的院落。

      墨非难得地回自己的房间修炼去了,之前叶凌宇给了他三颗固元丹,那家伙在闲暇生活中,不经意发现了这么一个既不费时又不费力的修炼方法,当然乐此不疲。

      他非要靠吃丹药修炼,叶凌宇也懒得管他。自顾自地回到房中,取出之前拍卖到的那张残图。

      正如叶凌宇在拍卖行时候看到的一样,在古图的一角,确实画着一黑一白两枚果子,而在那下方,写着阴阳两个字。

      叶凌宇把古图打开,那古图约有一丈宽,看上去四四方方。在其中一条边上,明显有着被剪裁过的痕迹。按痕迹和图案来看,这古图应该是半张,换而言之,应该还存在另外一张残图。

      黑白双果的图案标注在一个角落,除此之外便是密集的路线。

      不过让叶凌宇觉得有些奇怪的是,这图上,除了道路以外,其它的标注,全是一些枪、刀、剑甚至是火焰,烟雾一类的,竟是连一处建筑都没有。

      仔细在图上找了半晌,唯独在路线最开始的地方,发现了有六座山的标示,这是仅有的一处能够指示地点的标致。

      六座山?叶凌宇盯着古图沉思良久,一点头绪也找不出来。

      山丘山林之类的环境随处可见,连绵的六座山头更是数不胜数。要找到特定的地点,非得有其它线索不可。

      思索了一阵无果,他果断地收起残图,推门而出。在院子里找下人们问清了方向后,朝着若凝所住的院子而去。

      论见识,若凝远远超过他,比起自己一个人闷头去想,兴许能够从她那里得到答案。

      来到一处院落后,他找上了一间房间,本想推门进去,但想了想,还是先敲了敲门。

      “进来?!泵拍诖匆桓鲢祭恋纳?。

      叶凌宇犹豫片刻,把门轻轻推开。

      光线由外而内照进去,照亮里面那袭火红的长裙。长裙虽然依旧的明艳照人,但那熟悉的人却显得有些憔悴。

      几日不见,她不再是以前那么朝气蓬勃,反而时时透着一股困倦和乏累的感觉。

      她坐在桌边,一只手撑着脑袋,眼睛闭合着,像是在小憩。

      “什么事?”若凝缓缓开口问。

      她随口问话间,连眼皮都没打算睁开。

      平时来找她的都是些下人,她没想到叶凌宇会来,就想当然地把门口的人当做了某个下人。

      见她这样,叶凌宇不觉轻笑一声。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搭错了,突然有一种想逗逗她的想法。

      他清了清嗓子,故意学着那些下人们的口气:“禀小姐,后院几只怀孕的金纹猪难产了?!?br>
      “金纹猪难产了,你就去灵兽铺请个兽医回来看看,通知我干什么?”若凝头也不抬,依旧闭着眼睛。

      “兽医请来了,他说这种事小姐最拿手?!?br>
      “我最拿手……”若凝喃喃自语,脑海中的睡意正在快速消散,几息过后,她突然眼睛一睁,拍案而起,“他是长了猪脑子是吧?!?br>
      简直太不像话了,哪家的兽医敢这么胡说八道。她堂堂司徒家的大小姐,怎么会对灵兽难产拿手。

      本来还怒火中烧,结果放眼望去,看见一个人站在门边,双手怀抱着倚靠在门框上,一脸看笑话的表情。

      看见那张欠揍的脸,刚才的对话是怎么回事,若凝哪能不知道。

      她眼睛里怒火熊熊,好像要把眼前那人吃了。

      叶凌宇不以为意,耸耸肩,迈步走进房间里。

      “我还当是谁呢,原来是叶大兽医大驾光临了呀。后院金纹猪难产,该不会是您干了什么好事吧?!?br>
      “咳咳,休得胡言?!币读栌畋磺毫艘痪?,脚下一个踉跄,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把这话接下去,赶紧转移话题,“我过来找你,是有事想问你?!?br>
      “哦,这样呀。若是您想问金纹猪难产怎么办,你就去推推它的肚子,推顺了,自然就顺产了。放心吧,这种事小女子最在行了,照我说的做肯定没错,别耽搁了,去吧去吧?!比裟踊有∈?,一副“万事有我,君请放心”的表情。

      “不是,我过来是……”

      “嗯?不是金纹猪难产呀。难不成是叶兽医难产了,急需人来开导开导?那正好,小女子双手刚好都空着,也来帮您推推?”

      叶凌宇心说你大爷。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想要逗这个女人了,论起逗人来说,对方明显功力高深,三两句话就能把他噎死,自己吃饱了撑的要去招惹这个女人。手机端 一秒記住『笔\趣\阁→m.\B\iq\u\g\eTv.C\o\m』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      “好了,我是来跟你说正事的?!币读栌钫苏成?,自顾自地找了张椅子坐下。

      “在人家的闺房,您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?!比裟亮怂谎?,取出杯子帮他倒茶。

      “茶就不用了,我想让你帮我看样东西?!币读栌畎炎郎系亩鞲宓揭槐?,然后取出那张古图在桌上打开。

      古图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道路。

      若凝放下手中的茶杯,粗略地在图上扫了一遍,目露惊奇:“这就是你在翡玉阁拍到的那张残图?”

      “你又没去拍卖,怎么知道我拍了这张残图?”

      若凝不答,依旧盯着残图看。

      拍卖残图的事当然是属下告诉她的,叶凌宇在拍卖场做了什么,她都一清二楚,包括叶凌宇和诗蝶姐妹走得很近这件事。

      “所以,你想让我帮你看什么?”若凝问。

      这张残图,她也看不出什么重要的东西,或者说图上根本就没标注什么重要的东西。

      叶凌宇指着那六座山的图案:“这个,你能看出什么?”

      若凝盯着那图案看了一阵,若有所思地道:“这是所有路线的起点,应该是一处地标?!?br>
      “你有印象?”

      若凝眉目紧锁,盯着图看了好一阵,无果,便摇摇头,对叶凌宇说:“我也想不出来,光是看这图也没有结果,不如去问问那钱山长老,看这图是从何而来的,兴许会有什么发现?!?br>
      翡玉阁的宝贝一般都是旁人拿来拍卖的,若是能找到这张残图的主人,也许能顺藤摸瓜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。

      对此,叶凌宇也表示赞同,便由若凝安排了一名侍卫,再跑了一趟翡玉阁。

      半个时辰之后,那名侍卫返回,对若凝说了几句,便自觉地退了下去。

      “有结果了?”叶凌宇问。

      若凝转身把房门关上,回到椅子上:“已经问过钱山了,说是这张图是由一位老人送到翡玉阁的?!?br>
      “老人?”叶凌宇眼睛微微眯起,“什么样的老人?查到身份了吗?”

      “身份不知道,只是听闻那名老人自称为天机?!?br>
      “天机”两个字如同一道惊雷在叶凌宇脑海中炸响,他眼瞳骤缩,心中立马浮现出一个名字——天机老人。

      当初帮他躲过天罚的天机石就是天机老人所赠,也从红尘刀口中听闻过天机老人的名号。但是对于天机老人是个怎样的人,叶凌宇却一无所知,就连红尘刀在述说天机老人的时候,都是含糊其辞。

      叶凌宇的表情变化只是一闪而逝,若凝并没有察觉。她继续对着叶凌宇说道:“不过有一点很奇怪,钱山那边传回来的消息是说,这位老人在几年以前就把残图寄存在了翡玉阁,而他要求拍卖的日期,就是要求在今日?!?br>
      “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叶凌宇有些不解,但在不解的同时,心里也暗暗升起一股警觉。

      “你也知道,翡玉阁的拍卖正常情况下是半年一次。今天能够举办拍卖,本是破例而为??赡俏焕先嗽诩改昵熬秃孟窳隙私裉旎峋侔炫穆粢谎?,把拍卖残图的时间定在了今天。而且听侍卫说,当时钱山在说这话的时候,表情也是又惊又恐?!?br>
      当然会惊恐,别说钱山了,就算是叶凌宇,此刻背后都不觉升起一股凉意。

      可以想象的到,当初老人来寄存拍品的时候,钱山恐怕还不以为意,直到几年后,那指定的时间真的举办了一场拍卖会。

      其实不光叶凌宇心中有寒意,就连若凝那娇躯都有些颤抖。有些话,他们心里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,但谁也没说出口。

      几年前就指定了拍卖时间,然后几年后的今天,阴差阳错之下,这张残图落入了叶凌宇手中。

     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就像是一场有预谋的行动。就像是某个人,特地要将这张残图交到叶凌宇手上。

      而最让他们觉得可怖的是,这场预谋,居然在几年前就被安排下了。

      这种感觉着实让人不寒而栗,就好像自己所走的路,所做的事,全部都在旁人的意料之中一样。

      世上谁能做到这种事?就算是一些大能之人,就算是天阶高手,也未必能做到吧。能做到这种事,除非那个人能卜卦算天,通晓未来。

      通晓未来?叶凌宇一愣,这么说起来,当初那块天机石也是天机老人交给叶凌宇母亲的。难不成这位天机老人是算准了十几年后,天?;岱⑸诜畛?,才在叶凌宇出生之时赠与了天机石?

      一想到这一点,叶凌宇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  • 习近平时间携手共建生态良好的地球美好家园 2019-10-22
  • 光明日报:救命药岂能一降价就断货 2019-10-12
  • 晋中彩民喜中大乐透头奖787万元 2019-10-12
  • 《那些有伤的读书人》 2019-09-19
  • 回复@老老保老张工:这不是歪想也,谁敢保证你害羞的时候没有任务?你不上报别人怎么计划? 2019-09-13
  • 欧美同学会首届数字经济与人工智能大会5月在成都召开 2019-08-18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8-17
  • 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 2019-08-14
  • “80后”吐槽:二孩满月还要随份子 两年随了两万多 2019-08-14
  • 实拍世界最大消防飞机“超级水箱” 由波音747改装而成 2019-08-08
  • 余文乐太太晒孕肚写真 夫妻携手出镜幸福感满满 2019-08-08
  • 首席大检察官首次列席最高法审委会 讨论了两起重大抗诉案件 2019-08-02
  • 鄱阳湖上的江豚“保镖” 2019-06-25
  • 带着任务登台的人,他们提供的数据是成问题的。例如那位林毅夫。对这类人,要睁大眼睛,保持高度警惕。 2019-06-25
  • 重大风向标!习近平激励广大干部撸起袖子加油干! 2019-06-21
  • 老时时彩2星玩法 新快3走势 6场半全场奖金计算 31-7体育彩票走势图 七星彩17050的规律图 博彩网老k 2019波叔一波中特图 山西快乐十分官网下载 生日彩票计算器 德甲录像回放 打排球的正确姿势 福彩好运三开奖结果 速快乐十分是哪里的 mg赌场网址是多少 谁知道九州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