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山西省重要党务政务信息新闻发布会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9-04-10
  • 40名电信诈骗嫌犯被押解回国 涉案金额400余万元 2019-04-07
  • 十年间,姐弟恋成倍增长 2019-04-07
  • 古丈举全县之力投入抗洪抢险 现已转移7885人 2019-03-29
  • 北京市委原常委、市政府原副市长刘坚夫同志逝世 2019-03-20
  •   见着袁方国问起了兰姐的情况,老处长不由得长出一口气,拍了拍他的肩膀,示意他到楼道尽头去。

      跟着老处长来到了楼道尽头,老处长皱着眉头道:“有烟没有?”

      袁方国点点头,赶紧掏出一包红塔山来。

      给老处长点上,只见他狠狠地吸了一口,然后看着窗外那一大片灰绿的田野,好一会儿这才说话。

      “兰姐就是我们机械厂一个悲剧?!?br>
      “哦,此话怎么讲?”

      老处长再次狠狠地吸了一口烟,然后把大概的情况给袁方国说了出来。

      原来兰姐是师范中专毕业到的机械厂当了团委的一个干事,年轻的兰姐模样俊俏、能歌善舞,是当时机械厂很多工人眼中独一无二的女神。

      手机端 一秒記住『笔♂趣÷阁→燕赵风采20选5走势图 www.hqph.net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      兰姐的丈夫是先前是厂里的一名技术人员,业务能力相当强,1978年也是参加了高考,结果考上了大学。

      依着兰姐丈夫的学历,将来肯定是要进厂党委班子的,谁料十年前,兰姐的丈夫竟然是死于一场车祸,从那以后,她的性情大变,变得不再像是以前那样活泼开朗,而是整个人变得有些郁郁寡欢起来。

      四年前,兰姐的儿子也从大学毕业了,结果他没有回蓉城,而是跟着女朋友去了东方省,眼下兰姐的儿子准备在东方省省会东海市成家,女方家里出了一半钱,按照惯例,她的儿子也要出一半钱,然后她儿子并没有多少钱,因此只能问兰姐要,兰姐眼下还没有退休,厂子里连工资都发不起了,她哪里有钱给儿子。

      之前兰姐想过卖房子,然后机械厂这边的房子又小又偏,也没有人买,加之兰姐整个人一直处于一种郁郁寡欢的状态,一下子就想不通,服药自杀了。

      听完之后,袁方国心里也很不是滋味,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大事,然而兰姐却是刚好把所有的矛盾压力集中到了一点,因此服药自杀。

      “这服药自杀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啊?!痹焦玖丝谄?。

      老处长点点头,“对啊,她以为自己一死就百了了?所以这人心里有疙瘩,就必须要给解开,否则的话,随时都可能会崩溃?!?br>
      “这次的事情我觉得还是暂时不要给她儿子说,以免他在外面担心?!?br>
      老处长点点头,“老书记给我们都叮嘱过了,其实我们就算想说,也没有几个人知道他儿子单位的电话,大家想着给兰姐凑点钱来治疗吧?!?br>
      袁方国摇摇头,“大家的日子本来就过的紧紧巴巴的,也别凑钱了,医院给兰姐免了就是了,这跟医院的利润相比,其实也算不了什么?!?br>
      “袁总,你是个好人,医院的利润是不错,但是我听说你每半年也要给蓉城地区的伤残军人慰问,加上对我们厂里的帮助,只怕是你这利润再多,钱也禁不起花啊?!?br>
      袁方国听老处长这么一说,顿时吃了一惊,“前辈,这消息你是从哪里知道的?”

      老处长笑了笑,“大家都知道了,所以整个机械厂的都很尊重你,你的威望比起厂领导都要高,我看若是可以投票选举厂长的话,你绝对是高票当选?!?br>
      袁方国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道,“前辈就别戏谑我了,我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,跟军区总医院合作,我也得拿出一些真诚来,这救助慰问伤残军人就是其中的一个项目,你们也别把我看得那么高尚,我也是按合同办事的?!?br>
      “袁总,咱们先不说高不高尚的话,至少你这人真诚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?!?br>
      “这倒是?!痹焦α诵Φ?,“前辈,医疗费这事你们就别管了,这点医院还是能负担得起,对了,兰姐以前在厂里主要干什么工作的?”

      “以前在厂团委工作过,还当过团高官,后来又调到宣传处,搞起了宣传,她这人其实也是有能力的,只不过因为丈夫的无故车祸离世,把她给活生生打击了,这么说吧,如果兰姐的丈夫不去世的话,至少主管生产的副厂长是肯定没有问题的,正常的话,应该是厂长位置,老牛这人也是很有能力的,跟老书记一样,在厂里属于德高望重的?!?br>
      “兰姨既然以前干过宣传,又在团委干过,如果她这次能从鬼门关活着回来,我的想法是让兰姐到医院宣传处来工作,刚好宣传处还缺个处长,目前是个年轻人负责?!?br>
      老处长笑了笑,“袁总,你的想法是不错的,不过你有没有考虑过兰姐的思想状态?”

      “思想是活的嘛,回头我找兰姨聊聊?!?br>
      “你要是能跟她聊通,那我们可得给你送锦旗?!崩洗Τぐ肟嫘Π肴险娴?。

      “咱们试一下?”

      “行?!?br>
      ……

      跟着老处长在楼道尽头聊了会儿,袁方国便是又回到了抢救室门口,老书记还在那里呆着。

      见着他的面色有些发白起来,袁方国跟老处长赶紧劝慰着他回家。

      哪知文春来一脸固执的很,就像是刀疤大叔那样倔强起来,“不,小兰一刻没有脱离生命危险,我绝不回去?!?br>
      “老书记,你看都过去半个小时了,兰姨估计现在已经过了危险期了,今天刚好是军区医院的一个消化呼吸专家坐诊,资格老得很,都是正师级别的老专家了?!?br>
      “那也要等着出来?!蔽拇豪匆涣持赖赜猩厮档?。

      见着说服不了老书记,袁方国跟老处长等人也只好作罢。

      在外面等待的所有人心情都是焦急的,一秒钟的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过了一个小时那样漫长,终于,下午三点钟的时候,抢救室门打开了。

      “医生怎么样?”文春来赶紧迎了过去。

      “患者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是她的身体还比较虚,你们也别进去探望了,过个两三天等她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之后你们再来吧?!崩献乙煌返陌追?,说起话来铿锵有力。

      见着兰姐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,老书记跟老处长他们不由得长出一口气,连声谢着老专家。

      走出医院的一瞬间,文春来忽然间皱了皱眉头道:“好像咱们还没有给医药费吧?”
  • 山西省重要党务政务信息新闻发布会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9-04-10
  • 40名电信诈骗嫌犯被押解回国 涉案金额400余万元 2019-04-07
  • 十年间,姐弟恋成倍增长 2019-04-07
  • 古丈举全县之力投入抗洪抢险 现已转移7885人 2019-03-29
  • 北京市委原常委、市政府原副市长刘坚夫同志逝世 2019-03-20